招生简章|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霁月光风史湘云
2018-11-27 07:35:58

                 

                 烟台四中  唐薇

想起《红楼梦》,总是会想起大观园中那些穿红着绿、面容姣好、文采斐然、与世无争的姑娘们,我喜欢多愁善感、清高自许的林黛玉,也喜欢处事圆通、善解人意的薛宝钗,但我今天要谈的是俏皮可爱、洒脱豪爽的史湘云。

 

下面撷取几个片段赏析:

一时史湘云来了,穿着贾母与他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黛玉先笑道:“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他一般的也拿着雪褂子,故意装出个小骚达子来。”湘云笑道:“你们瞧瞧我里头打扮的。”一面说,一面脱了褂子。只见他里头穿着一件半新的靠色三镶领袖秋香色盘金五色绣龙窄小袖掩衿银鼠短袄,里面短短的一件水红装缎狐肷褶子,腰里紧紧束着一条蝴蝶结子长穗五色宫绦,脚下也穿着皮小靴,越显的蜂腰猿背,鹤势螂形。众人都笑道:“偏他只爱打扮成个小子的样儿,原比他打扮女儿更俏丽了些。”……(49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 脂粉香娃割腥啖膻》)

我特别喜欢“蜂腰猿背,鹤势螂形”八个字,大观园的姑娘多是体型娇小,瘦弱袅娜的,史湘云独与众姊妹不同,她腰细腿长,身材修长,体态轻盈灵活,且她喜欢穿男装,并且穿上之后毫无违和感,让人更觉飘逸洒脱、英姿飒爽。

QQ截图20181127153835.png

史湘云道:“花草也是同人一样,气脉充足,长的就好。”翠缕把脸一扭,说道:“我不信这话。若说同人一样,我怎么不见头上又长出一个头来的人?”湘云听了由不得一笑,说道:“我说你不用说话,你偏好说。这叫人怎么好答言?天地间都赋阴阳二气所生,或正或邪,或奇或怪,千变万化,都是阴阳顺逆。多少一生出来,人罕见的就奇,究竟理还是一样。”……湘云道:“阴阳可有什么样儿,不过是个气,器物赋了成形。比如天是阳,地就是阴;水是阴,火就是阳;日是阳,月就是阴。”翠缕听了,笑道:“是了,是了,我今儿可明白了。怪道人都管着日头叫‘太阳’呢,算命的管着月亮叫什么‘太阴星’,就是这个理了。”湘云笑道:“阿弥陀佛!刚刚的明白了。”翠缕道:“这些大东西有阴阳也罢了,难道那些蚊子、虼蚤、蠓虫儿、花儿、草儿、瓦片儿、砖头儿也有阴阳不成?”湘云道:“怎么有没阴阳的呢?比如那一个树叶儿还分阴阳呢,那边向上朝阳的便是阳,这边背阴覆下的便是阴。”翠缕听了,点头笑道:“原来这样,我可明白了。只是咱们这手里的扇子,怎么是阳,怎么是阴呢?”湘云道:“这边正面就是阳,那边反面就为阴。” 翠缕又点头笑了,还要拿几件东西问,因想不起个什么来,猛低头就看见湘云宫绦上系的金麒麟,便提起来问道:“姑娘,这个难道也有阴阳?”湘云道:“走兽飞禽,雄为阳,雌为阴;牝为阴,牡为阳。怎么没有呢!”(31回《撕扇子作千金一笑 因麒麟伏白首双星》)

史湘云身为女子却有男儿的疏朗与开阔胸怀,在第31回的阴阳之辨中,翠缕的喋喋不休、史湘云的循循解答,使主仆间弥漫着一片宛如姐妹师生的平等气息。而史湘云如此深入浅出的思辨, 却不像那些见风落泪对月伤怀的深闺怨女。当她如春风般掠过我们的视野时,人们都陶醉于她的风度而浑然忘却她悲苦的身世。

 

正说着,只见一个小丫头笑嘻嘻的走来:“姑娘们快瞧云姑娘去,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板石凳上睡着了。”众人听说,都笑道:“快别吵嚷。”说着,都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冽,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众人笑推他,说道:“快醒醒儿吃饭去,这潮凳上还睡出病来呢。”湘云慢启秋波,见了众人,低头看了一看自己,方知是醉了。原是来纳凉避静的,不觉的因多罚了两杯酒,娇弱不胜,便睡着了,心中反觉自愧。(62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 呆香菱情解石榴裙》)

史湘云醉卧芍药堪称《红楼梦》里最美的场景之一。试想一下,一个醉酒的姑娘枕着芍药花瓣睡在青板石凳上,红香散乱、满地落花,蜂蝶嬉戏、睡梦中还说着酒令,是多么美好纯真的画面。“慢启秋波”四字非常精炼地刻画了一个女孩子的羞涩可爱娇憨纯真。“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这“爱”与“笑”二字用得极妙,众人“爱”湘云的天真烂漫,“笑”湘云的不拘小节。与黛玉葬花的悲情绝望之美不同,湘云眠芍是充满生机活力的浪漫之美。

QQ截图20181127153814.png

下面再来欣赏史湘云的代表作:

咏白海棠  其一

神仙昨日降都门,种得蓝田玉一盆。

自是霜娥偏爱冷,非关倩女亦离魂。

秋阴捧出何方雪,雨渍添来隔宿痕。

却喜诗人吟不倦,肯令寂寞度朝昏。

37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此诗起笔一句英豪大气,充满浪漫色彩,“蓝田玉”“何方雪”的想象新奇特别,一个“捧”字显出“白海棠”的神圣高贵,结句的“喜”字让我们看到了湘云的生性乐观。难怪“众人看一句,惊讶一句,看到了,赞到了,都说:‘这个不枉作了海棠诗,真该起个海棠诗社了。’”

 

她出身名门,可是父母早亡,寄居在叔叔家里;她是公侯家的小姐,却常常要自己做针线活,苦不堪言;她英豪阔大,与黛玉在贾府同是寄人篱下,却经常劝黛玉不要心窄;她心地善良,得到几个不值钱的绛石戒指,也要专程分给姐妹和丫环们;她可以在芦雪庵豪爽啖鹿肉,吃完后却是“锦心绣口”……

红学家周思源曾这样评价:史湘云和其他少女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她那在一般女性身上罕见的英气豪情和她那在真诚、善良、单纯中显示出来的大度。心无点尘,口无遮拦,史湘云是个典型的性情中人。

    道不尽悲喜梦中人,诉不尽悠悠红楼情。


 

 本著作是唐薇老师个人著作!如有侵权者必究! 


为进一步推动学生社团工作的规范化和标志化,提高广大同学的艺术素养和审美水平,烟台四中于五月开展了高一高二学生社团logo设计大赛。[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