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简章|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看万家灯火,月上柳梢头 2019级9班 祁涵文
2019-10-31 09:31:53

不知你可曾在某个月明星稀的夏夜,漫步于平野,听“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或是待春风拂过一树枯枝,绿肥红瘦,想“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又或是轻纱红幔,凤冠霞帔,看“鸳鸯于飞,毕之罗之。君子万年,福禄宜之”?

对于《诗经》,我有着无法割舍的情结。孔子评价《诗经》:“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这正是因其上得了高雅之堂,下得了市井民坊。“民靡有黎,具祸以烬。于乎有哀,国步斯频。”是家国天下;“浩浩昊天,不骏其德。降丧饥馑,斩伐四国。”是阴盛阳衰;“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是耕织浣衣忙;“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是笑儿女情长。风雅颂,赋比兴,阳春白雪,字字珠玑,谁言“敝笱在梁,其鱼鲂鳏”?

长衫我亦何为者,也在游人笑语中。在偶然间看到过一句“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深受其情谊感动。最真挚的爱情不需要轰轰烈烈,最真诚的誓言不需要惊天动地。沉积于书页深处的意蕴只在一瞬间扑面而来,直直地戳入心间,在那扎了根,我也就此沉沦。

孔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诗经》中,古人借各种意象,赋诗言志,他们的感触带有浓厚的浪漫色彩。语言可以平淡质朴,也可以浓墨重彩,语言在不经意间与现代人架一条桥梁,连接古今两代人的离愁别绪,产生情感上的共鸣。有的如“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细腻婉转;有的如“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羞涩动人;还有的如“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哀怨忧愁。这何尝不是文字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美人?

也许少许字句晦涩难懂,因自己才疏学浅,甚至不能很好地体会其中深意,“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如竹苞矣,如松茂矣”,但是这并不阻碍我热爱《诗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

沉浸在《诗经》的世界中,所有的浮躁烦闷的心绪都会归于平静,这才有雅致欣赏《诗》的美,看万家灯火,月上柳梢头。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际白。


王波校长在“实施高效课堂教学改革工作”动员大会上的报告--王波校长拟在期中总结大会上的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