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简章|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校长信箱:yantaisizhong@sina.com
重启——高一8班 曾瑜涵
2020-04-13 16:54:03

新年的气息如一碗浓汤,在这靠近除夕夜的一日一日中,香气越发浓郁。她疲惫的摘下手套,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休息。环视一眼整洁的家中,不由得含了一抹笑。不知何时她睡了过去,进入梦境,时间开始倒流……

春节前一天,她迈着急促的步伐,走在这条再熟悉不过的街道上,鞋底略略沾上了些水,伴随着一步一步,像印章一样将她的步伐沉重的印在地面上。去药店里买些口罩,她原来是不在乎这些的,昨天的新闻里说了只是预防。不知怎的,今天一天脑子里全都是昨日新闻播报的内容,那个淡蓝色的口罩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权当是求个心安”她一边想一边走着。

药店的人多的超乎她的想象,她默默地排在队后,只是仔细听着周遭人的闲谈。声音先从一位老妪出传出,早已是不适宜走动的年龄,此时正依着拐杖,头头是道的讲着自己那些不知道重视的儿女,吐沫横飞。不禁令她猛地想起昨日新闻中说这种疫病可以通过飞沫传播。她稍稍的偏了偏身体,不自觉的掩了一下口鼻。前面的女人留着一头长发,稍稍染了染,转头过来温和的笑笑,嘴里却促狭道老人家,您慢点说,别一激动我们都被您感染了。她有些惊异,没想到人心如此。

排了许久的队,眼见着口罩的那抹蓝色迅速如潮水般淡下去,她紧张的想着能不能剩些给自己,心头像被火舌滋滋地舔着,烫的皮肉焦裂,她听了这么久的对病毒的谈论,早就没有了最初的自信。还好,还好,排到了。她长舒一口气,长时间的焦急使她的话也模糊起来,那店员眉眼间有淡泊清澈的笑意,眼周被皱纹无情的侵蚀了,眼睛是褐色的,令人无端的想到温热的板栗,她心里安定了不少。店员微微点点头,转身取出口罩。她便要掏钱,那店员有些迟疑,在接过皱皱的一张纸币时顿了一下,还是缓缓启口问她“您是否考虑再买一瓶酒精消毒液呢?。她一惊,那递着钱的手不自觉地往回收了一下,店员便笑了,轻轻的说最近酒精消毒液很有必要,我瞧前面的人都卖了,就问问你,怕你不知道呢。还是那样淡然的微笑着,她微微松口气,略一迟疑,还是点点头。临走前,她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那个售货员还是那样笑着为下一位顾客服务。

    他向华南海鲜市场走去,想着里面儿子爱吃的野味,又想到儿子吃到美味的野味汤时心满意足的笑,她的嘴边也止不住的上扬。她仔细挑选了一只蝙蝠,却忽然听到旁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是一个小女孩的,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但仍是抽抽噎噎的跟妈妈说我不要吃这个,妈妈它好脏好脏的,有细菌,旁边的店主有些生气,那位母亲很是尴尬,急忙扯了小女孩就走。她往家走,不知道为什么,她不自觉的把口罩和野味分在了两个手拿,一种不安在心里蔓延,小女孩的哭闹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她瞥了一眼袋中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蝙蝠,仍能看到依稀那近乎可怖的黑,她没有再犹豫,转身回了市场……从市场出来不久,她似乎听到一阵急促尖锐的警铃,转头遥遥望去,白雾不断地冒了出来消毒水的味道越来越浓

她拎着口罩往回走,天已经沉沉的暗下了,在小区门口,一个青年保安正在吃泡面。那桶中的热气一股一股的往外冒,又伴随着风四散而开。她径直走进了小区门,突然后边传来了含糊不清的呼叫,似乎是在说等一下,等一下。低头看了一眼手提袋,确认没有掉东西,便继续匆匆向家走去。突然后背被人一拍,她一惊,尖叫抑制不住的从嗓子里溢了出来,那保安弯下腰使劲咽了一下嘴里的面,气喘吁吁地说你没测体温,别紧张啊。她紧张的神色一下子放松下来,伸出胳膊。测完后,保安又说“家里一定要有口罩,如果可以的话,买一瓶酒精消毒液。”她笑了“刚买了呢。”保安一点头,大步往回走去。刚刚点头的那一瞬间,她对着鹅黄色灯光看到了他的眼睛,不知是不是灯光的原因,他的眼睛也是如板栗一般的褐色。

她也转身,快步向家走去,脚步轻盈,像是蝴蝶飞过花丛。打开家门的时候,一眼先看到电视上闪烁的画面,是疫情被控制住,无一人死亡的好消息,她笑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斜倚在沙发上,假如梦境成真,假如新年重启……电视上的画面沉重而悲哀,骤然间,警报如泣如诉的响起……

愿花飨逝者,春暖斯人

                                      ——后记

  

烟台四中 高一8  曾瑜涵  指导教师 曲永辉

 

 


星光法学社是联接学校与社会的纽带,也是锻炼学生的平台。[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