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简章|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校长信箱:yantaisizhong@sina.com
根 烟台四中 高三二班 石密钦
2015-07-06 11:35:41

烟台四中 高三二班 石密钦

沙漠中有一种植物名叫骆驼刺。它的根大约是地上部分的三十倍多,不禁让人感叹,果然严酷的环境更能产生令人惊异的生命。

根的深度决定生命的长度,只是骆驼刺所告诉我的。茫茫大漠,阵阵黄沙,让我想起了同样忍受极苦条件的边疆将士。不分古今,不论远近,他们和骆驼刺一样,将根深深扎在他们爱着的这片土地上。愈加坚持,愈是深深扎根,生命也就愈发坚韧。在战场如草场,战争如割草的年代里,这样的生命才能顽强的活到最后。

在远离沙漠千里之外的南国,温和的气候孕育出了一种更为诗意的植物——竹。不同的是,竹没有骆驼刺那深入土壤的根系,但一棵竹子的根却可蔓延整个山头。虽然它无法企及骆驼刺根的长度,却有着骆驼刺绝难望其项背的广度。让人不禁思考,风光也不总是在险处。

根的广度决定生命的宽度,这是竹所告诉我的。天罗地网,无孔不入,竹子的根在整片山内编织着一张无形的巨网,贪婪的吸收雨露河泽,山魂水魄,加以纯净、萃取的升华,使之自开一方水土,自成一片天地。在根的广阔延伸中,生命的界限也就更加宽广了。

也不知这扎根千年的骆驼刺可还记得那踏碎江山的铁蹄吗?将士挥戈,还家成奢,引吭长喝,铁马冰河,,长剑断落,山河已默。骆驼刺根深蒂固的地方,也是勇士埋骨他乡的战场。可如今硝烟飘到了遥远的尽头,战场已被风沙掩埋,呐喊在空寂里沉默,古剑在残风中腐锈,为战斗而生的灵魂最终在战斗中应验了他的宿命,在充满号角的年代里,生存是唯一的出路。每个人都必须在这个战争年代生存,这更像一个优雅的借口。被血染红的土地,为国捐躯的白骨,曾经的一往无前,现在的沉默无言,如铁的关山,如梦的狼烟,都一并被风吹散,只留下一曲大漠长烟,和几只霜天断雁。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岂不痛哉!只有骆驼刺的身影还似从前,好像有着什么思念,又好像这是唯一的留恋,深深将根扎在埋血的沙场之间,深深······深深······

然后北雁南飞,耳畔有想起小桥流水。伴随着跫音的响起,揭开了三月的春帷,达达的马蹄带来了柳絮的纷飞。青石长阶,有过多少人停歇,史书几页,又是何人撰写。翠竹依然在延伸它的根系,就像从这里走出去的英豪人杰带着君子的气节,拭去感伤的离别,破茧成蝶,飞翔在这辽阔的世界,轻翼翩翩中舞出一世的功业。

地下的根总是很像地上的枝干。根之深者,茎不高必壮;根之广者,干不粗必坚。它在盘根错节中吸收着大地与天空的精华。它以深度和广度,沟通着大地与天空,高远与厚重,坚实与灵动。根以深度,连接古今,贯通来往,彰示生命的顽强;根以广度,经纬六合,纵横八荒,表露生命的宽广。

有根在的地方,生命才会流芳。就算人影摇晃,青丝成霜,染透沧桑,也能笑对风浪,傲之如狂。                    (指导教师:张迎芬)


星光法学社是联接学校与社会的纽带,也是锻炼学生的平台。[详情]